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周边新闻 >> 内容

【扶贫】辉县:“大嗓门”的第一书记

时间:2018-4-26 11:20:31

【扶贫】辉县:“大嗓门”的第一书记

“大嗓门”的第一书记

  几场春雨过后,白道村周边的山上已是生机勃勃。天刚亮,扶贫的冬桃园里,成群的蜜蜂已开始忙碌,还未完全盛开的桃花,清香已弥漫了整个白道村。

【扶贫】辉县:“大嗓门”的第一书记

  “小张!快点,一会儿回来还有好多事呢!”靳书记的大嗓门又响起来了。

  “好的,这就来。”我就这样睡眼朦胧地被靳书记拉着挖野菜来了。

  啥,你问靳书记是谁?他是辉县检察院派到高庄乡白道村扶贫的第一书记,最近还被授予“全省优秀第一驻村书记”。说起他,话可就多了。

  “小张,你看啊,这白色的就是茵陈,你们每天加班填表、写材料对眼睛不好,给你们挖一点晒干了泡水喝,明目健脾……”看,我们年轻人不屑的事,他就这么爱操心。

【扶贫】辉县:“大嗓门”的第一书记

  除了爱操心,靳书记的“大嗓门”在白道村也是“有口皆碑”,四年前,自从他来到这里扶贫以后,会上会下、村里村外、田间地头,到处都能听到他的“大嗓门”,群众都说,靳书记的精神真好,就没见过他慢声细语地说过话。其实以前他也不这样,驻村以后,天天和贫困户打交道、宣讲政策,大会小会不厌其烦地布置任务,慢慢就变成这样了。

  去年六月,精准扶贫进入攻坚阶段,他自诩身体“几年了没病过”,但夜以继日、“白加黑”的高强度、超负荷工作,几天下来,使得血压平时就高、年过半百的靳书记终于撑不住累倒了。那时候我们就在想,这回靳书记可能要得空歇一歇了。

  没想到,村干部正在发信息让他别太操心,养好身体再来时,大门口靳书记的大嗓门就响起来了,回头一看,他已扛着吊瓶架子进来了:“唉,一想到这么多东西都还没弄,根本不敢休息啊……”

  不一会儿,整个村委会就又响起了他的大嗓门。

  “小张!那表格你赶紧打出来让我看看啊。年轻人做事麻利点!”

  “小常!这边的数你再去算算,这几个月怎么会加起来只有这么少呢?用点心!”

  唉,这个精力旺盛的靳书记,他什么时候能好好休息休息,让我们这些年轻人也能偷偷懒呢?

【扶贫】辉县:“大嗓门”的第一书记

  “小张,起这么早啊?”赵大爷一句话打断了我的思绪。赵大爷是我们为白道村引进扶贫项目冬桃后的第一批种植户,直到现在,一提起冬桃,他的话匣子就关不住。

  “这不跟靳书记挖野菜了嘛。赵大爷,又去桃地了啊?”

  “可不嘛,他又催着打药了。”赵大爷放下锄头,点起旱烟,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起了他的冬桃。

  “小张啊,没事多向靳书记学习学习,他就是这个……”一边说着一边举起了大拇指,“当初要不是靳书记协调免费提供桃树苗,我可不种这东西,我这把年纪可不想再穷折腾。谁知道这不但比种粮食挣钱多,甚至比种粮还省劲,每逢打药啊、剪枝啊,靳书记就挨家挨户催着我们去,你也知道,他那大嗓门,想听不见都难,都不用我操心。”赵大爷说着,抽了口烟,笑了起来。

【扶贫】辉县:“大嗓门”的第一书记

  “大爷,听说今年种植冬桃的贫困户收入都不错,你怎么样?”

  “你猜,我去年一亩地收了多少钱?”赵大爷神秘兮兮地看着我。

  不等我回答,他已经乐滋滋地说了起来,“六千多块!这比我之前种粮食多了多少啊。我要再年轻几岁,我就再多种点,不止能脱贫还能奔小康呢。”

  说着,赵大爷在台阶上敲完最后一锅烟丝,对着远处喊道:“老靳啊,这活你让年轻人干吧,就不怕闪着你的腰?”

  靳书记放下铲子深一脚浅一脚地从泥地里走了过来:“哈哈,我身体好着呢,去领药的吧?走走走,咱去大队,我给你讲讲今年这药该咋弄。”

【扶贫】辉县:“大嗓门”的第一书记

  回去的路上,正好碰到赶去村里的结对帮扶干警。

  刚一见面,干警就拉着靳主任开始问:“我帮扶那家前几天反应养老钱没领够,你问乡里了没,是咋回事?”

  “当时就问了,是他对政策了解不太清楚,实际领够了,我已经到他家解释过了。本来要给你打电话,这不一忙就给忘了。不过,你们回头再入户宣讲扶贫政策时,要对人下药,讲清讲细,扶贫户可没有我们记性好啊。”靳书记开玩笑地说。

  “小军呢?大家这都等着拿药呢,他人去哪了?”这边刚解释完,靳书记又扯起他的大嗓门开始忙活赵大爷的事了。

  “哎,在屋里弄个数,这就来。”正忙着其他事的村干部隔着屋回应着。

【扶贫】辉县:“大嗓门”的第一书记

  太阳徐徐升起,又是普通而又忙碌的一天。我掀开帘子走进屋子准备开始核对贫困户数据、信息等日常工作。

  刚进屋子,正在做表格的小常就把我拉到一边悄悄地问:“我怎么听说靳书记的父亲生病住院了?”

  “恩,你怎么知道的?”我故作惊讶地问道。

  “这么说你早知道了?”小常埋怨着。

  “哎,我也不是有意的,咱都关心靳书记,但是他不让说。他说家里还有几个姊妹们,可以轮换伺候老人去卫辉化疗,但咱这里离不开他。最近马上省里要来大检查了,又赶上给桃树打药,他哪儿放心得下,只能抽空回去看看老人、值值班。他平时把我们都当小孩儿一样看待,一日三餐都是他下厨,更别说对待这里的乡亲了。”我无奈地回道。

【扶贫】辉县:“大嗓门”的第一书记

  “难怪靳书记这两天总翻来覆去睡不着呢。他这么没白天没黑夜的忙村里,得了空还要回去陪父亲,身体哪儿受得了。咱这打药忙完了就又该忙套袋子了,这么长期下去可不行,咱得一起想想办法帮帮靳主任。”

  “我看白道村脱不了贫,他是不会走的,不如我们晚上轮流去照顾靳书记的父亲?只不过终归不如自己儿子在身边安心啊。”

  我回应着,心里却像打翻了五味瓶,望着靳书记正在忙碌着的矮胖身影,不知道多少年没哭过了,这时自己竟忍不住掉下了泪。

  来源:辉检在线

【扶贫】辉县:“大嗓门”的第一书记

大河客户端订阅号内容为大河客户端及/或相关发布者专属所有或持有。未经许可或明确书面授权,任何人不得复制、转载。

 
相关文章
  • 没有相关文章
  • 蛟河门户网站(yy-board.cn) ©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Powered by laoy! V4.0.6
  • 丁香五月天 五月综合缴情 五月天婷婷开心网站 五月婷婷 婷婷的五月天 色空阁俺去也 婷婷色香五月 色空阁俺去也 婷婷的五月天 五月婷婷 五月综合缴情 婷婷的五月天 婷婷的五月天 婷婷的五月天 丁香五月天 色空阁俺去也 色空阁俺去也 婷婷的五月天 丁香五月天 五月天婷婷